欢迎您来到毛泽东研究网    
故事人物

毛泽东号召“全国学人民解放军”的由来

来源: 《百年潮》2013年第2期 作者:于兴卫 点击数: 时间:2017-03-06
  

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毛泽东号召“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三者紧密相连成为当时一个响遍中国大地的口号。对于前两场运动,学术界研究较深,人们了解较多;而对于曾经进行的轰轰烈烈的“全国学人民解放军”,学术界研究还没有广泛深入开展,人们对其深层次的问题,还知之不多。毛泽东出于怎样的目的发出“全国学人民解放军”的号召,就是这样一个问题。

  “要鼓励,不能泼冷水”

  “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采取了“一边倒”方针,与苏联结盟,学习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模式。但随着苏共二十大尖锐地揭露了斯大林的严重问题,中国也开始力图摆脱苏联模式的桎梏,探索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学习苏联经验的宣传画

  但是,中国对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并不一帆风顺。1957年4月,中共中央正式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进行整风,并用召开座谈会、小组会等形式听取党外人士的意见,但党内整风很快转向反击右派。从1958年开始,中国共产党又先后发动了“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力图找到一条较快地发展经济的路子和不同于苏联集体农庄的经济体制。这两个运动和在同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根据毛泽东提议通过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总路线一起被称为“三面红旗”。结果造成片面追求高指标、高速度和浮夸风、“共产”风等“五风”盛行,同时又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致使工农业生产大幅度下降,国民经济各部门比例关系严重失调,人民生活水平明显下降,国民经济出现严重困难,被迫进行调整。与此同时,中国外部环境恶化。中苏两党两国的关系也开始恶化,中国认为苏联逐步变“修”。在内政外交遇到严重挫折的时刻,毛泽东没有向困难低头,他想到的是如何用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战胜它。正如毛泽东在1963年1月9日所作《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一词中写道: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毛泽东认为“胜败乃兵家常事,尤其是打败仗之后,要鼓励,不能泼冷水”。为了给群众鼓劲,当时采用了树典型的方式。通过树立典型,学习典型,调动干部群众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从而推动革命和建设事业的发展,是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采取的一种有效的工作方式。

  “解放军是一个好军队”

  就在国内外面临严重困难的时候,人民解放军开始进入毛泽东的视野。作为党和军队的最高领导人,他对军事工作的思考更多地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全局的高度,而不仅仅是从军队的局部出发。这种思想从他领导秋收起义开始就发挥着作用。1927年12月,毛泽东在总结红军攻打茶陵县城战斗的经验教训时,为军队制定了三大任务:第一,打仗消灭敌人;第二,打土豪筹款子;第三,做群众工作。在建立井冈山根据地过程中,他明确提出“军队的党要帮助地方党的发展”,“军队武装帮助地方武装的发展”。毛泽东在1929年12月的古田会议决议中更是明确红军的性质:“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特别是现在,红军决不是单纯地打仗的,它除了打仗消灭敌人军事力量以外,还要负担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帮助群众建立革命政权以至于建立共产党的组织等项重大的任务。”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很注意用军队或者说军队的组织方法来推动全局的工作。可能由于长期的军事生活和指挥作战,他在指导社会改造和经济建设的时候,常常采用类似用兵作战的方法,使用一些军事术语。而且在指导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生活时,他也很注意发挥“军队”的作用。

  1956年11月,针对国际国内一些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出现脱离群众的情况,毛泽东巧妙地用“军队”将“地方”的军。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说:鉴于国际教训,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人有很多特殊权利,可能形成特殊阶层而脱离群众。在我国也有可能出现新贵族。所以要警惕干部生活上的特殊化、贵族化。县委以上全国有几十万人,一定要防止特殊化、贵族化。

  当与会的有的解放军干部提出在和平时期逐渐缩小军队内部上下级之间的待遇差别和军队干部与地方干部之间的待遇差别的建议时,毛泽东说:我赞成这样做,但不要搞绝对平均主义。他还用强调的语气说:

  我是历来主张军队要艰苦奋斗,要成为模范的。1949年在这个地方开会的时候,我们有一位将军主张军队要增加薪水,有许多同志赞成,我就反对。他举的例子是资本家吃饭五个碗,解放军吃饭是盐水加一点酸菜,他说这不行。我说这恰恰是好事。你是五个碗,我们吃酸菜。这个酸菜里面就出政治,就出模范。解放军得人心就是这个酸菜,当然,还有别的。现在部队的伙食改善了,已经比专吃酸菜有所不同了。但根本的是我们要提倡艰苦奋斗,艰苦奋斗是我们的政治本色。锦州那个地方出苹果,辽西战役的时候,正是秋天,老百姓家里很多苹果,我们战士一个都不去拿。我看了那个消息很感动。在这个问题上,战士们自觉地认为:不吃是很高尚的,而吃了是很卑鄙的,因为这是人民的苹果。我们的纪律就建筑在这个自觉性上边。这是我们党的领导和教育的结果。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精神就是由这里头出来的。一个苹果不吃,饿死人没有呢?没有饿死,还有小米加酸菜。在必要的时候,在座的同志们要住棚子。在过草地的时候,没有棚子都可以住,现在有棚子为什么不可以住?军队这几天开会,他们慷慨激昂,愿意克己节省。军队这样,其他的人更要艰苦奋斗。不然,军队就将你的军了。在座的有文有武,我们拿武来将文。解放军是一个好军队,我是很喜欢这个军队的。  当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遭遇严重挫折时,人民解放军的表现却令他眼睛一亮。1959年林彪接替彭德怀出任国防部长并主持军队工作后,军队在战争年代形成的革命传统在军队中更加发扬光大。林彪在1960年2月全军高级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强调军队的“革命”化,他说:

  我们革命的军队,要有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要活泼。

  部队到处是一片欢腾,大家笑容满面,就能打胜仗。如果整天愁眉苦脸,呆呆板板的,那是个打败仗的相,是打不好仗的,做不好工作的。我们不要把部队搞得死气沉沉,把兵搞得像木头人一样。

  他还特别强调精神方面的因素说:

  军队建设有两个方面,一方面要进行物质上的建设,一方面要进行精神上的建设。精神的东西可以转化为物质的东西,精神的东西和群众结合起来就会更成强大的物质力量。搞军事训练、政治训练、文化训练,都不是物质的东西,但是它能够使物质发挥作用。作风也不是物质的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假如人人都养成了好作风,不仅平时,特别是战时,就会转化为强大的物质力量。

  林彪还两次向毛泽东请示,将毛泽东在1939年提出的“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三句话,和“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字作为军队的“三八作风”,毛泽东对此表示赞同。

  1960年9月14日至10月24日,中央军委在北京举行扩大会议。会议作出了《关于加强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决议》。这个决议,从内容到表达方式都尽量模仿毛泽东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林彪称自己是在“复古”。总参谋长罗瑞卿将决议呈送毛泽东后,并把此点(指林彪“复古”的提法)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十分高兴。他亲自动手进行修改并指示印发党、政、军、民各系统。12月24日,中共中央批准这个决议时指出:“这个决议不仅是军队建设和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指针,而且它的基本精神,对于各级党组织、政府机关以及学校、企业部门等都是有用的”。

  此外,林彪指示部队大力加强学习毛泽东思想、学习毛泽东著作,大力提倡“四个第一”、“三八作风”,并在基层连队广泛开展“四好连队,五好战士”的活动和群众性练兵活动。林彪在军队的这些做法很受毛泽东赏识,毛泽东开始思考怎样用军队推动地方的工作。

  在这一时期,人民解放军在保卫国家安全方面也做出了突出成绩,不仅粉碎了蒋介石集团反攻大陆的图谋,而且在1962年的中印边界自卫反击作战中取得重大胜利。毛泽东对人民解放军的表现十分高兴。1963年2月15日,总参谋长罗瑞卿在陪同毛泽东会见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时当面向毛泽东汇报,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总结经验时提到这次边境作战部队表现得很好,是因为做到了“两不怕”:一不怕苦,从上到下没有叫苦的;二不怕死,前仆后继,倒下一个马上有人顶上去。毛泽东听了非常高兴,说:“过去岳飞讲文官不要钱,武将不怕死,天下太平矣!这句话有片面性,因为它缺了一面,好像文官不要钱,但是可以怕死,武将不怕死,却可以要钱。我们解放军则是文官既不要钱,也不怕死,武官既不怕死,也不要钱,这样岂不更好,天下岂不更太平!”

  他还把解放军与岳家军对比,引用金兀术的话说,撼山易,撼岳家军难。“谁要撼我们解放军,那就更加困难了。撼山易,撼解放军难。”

  “要向解放军学习”

1963年是国民经济迅速恢复的一年,各行各业重现生机。工农业各条战线开展的比学赶帮运动也进行得如火如荼。与此同时,毛泽东也在思考着如何推动城乡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特别注意军队方面的动向。这年2月解放军总政治部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总参谋长罗瑞卿在讲话中提出了宣扬典型、运用典型的问题,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重视。总政治部随即向全军发出学习雷锋和“南京路上好八连”的通知,在全军大力宣传他们的事迹。雷锋和“南京路上好八连”两个典型同时进入毛泽东的视野。在学习雷锋的热潮中,毛泽东还应《中国青年》杂志的邀请题写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他也十分注意“南京路上好八连”这个典型。

  1963年8月1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6周年之际,毛泽东挥笔为“南京路上好八连”题写了杂言诗《八连颂》:

  好八连,天下传。

  为什么?意志坚。

  为人民,几十年。

  拒腐蚀,永不沾。

  因此叫,好八连。

  解放军,要学习。

  全军民,要自立。

  不怕压,不怕迫。

  不怕刀,不怕戟。

  不怕鬼,不怕魅。

  不怕帝,不怕贼。

  奇儿女,如松柏。

  上参天,傲霜雪。

  纪律好,如坚壁。

  军事好,如霹雳。

  政治好,称第一。

  思想好,能分析。

  分析好,大有益。

  益在哪?团结力。

  军民团结如一人,

  试看天下谁能敌。毛泽东题写的“向雷锋同志学习”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宣传海报。

  该诗热情赞扬了八连“拒腐蚀,永不沾”的优秀品质。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首诗是毛泽东号召人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和发扬人民军队优良传统的宣言书。

  1963年12月15日至1964年1月7日,全国工业交通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召开之前,毛泽东收到冶金工业部部长王鹤寿上报的《为了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提议在企业里学习解放军的报告》。王鹤寿在报告中说,今年我们在企业里,除了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和开展增产节约、“五反”运动以外,主要抓了两件事,其中之一是学习解放军的政治工作。学习解放军的政治工作,就是用解放军的政治工作的方法,发扬主席过去所批示的《鞍钢宪法》精神。这不仅使我们找到了做好企业思想政治工作的范例,而且解决了许多过去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效果是显著的。工业部门学习解放军,这正是毛泽东几年来考虑的一个问题。这个报告来得适逢其时。报告是12月9日写的,毛泽东11日就批给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工业交通办公室主任薄一波:“此件请你看一下。别的工业部是否也抓起了思想政治工作,请你查后告我。看来学解放军,并且调一些解放军好干部到工业部门工作,是一个好办法。请你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事也凑巧,12月14日,毛泽东又看到了中共黑龙江省北安县党委宣传部符金声写给中共中央的信。信是11月写的,12月1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室将其编入《群众反映》第83期,并冠以《农村的政治思想工作需要加强》的题目。来信说,目前农村的政治思想工作,虽然上面一般都有布置,但往往落实不到基层。农村政治思想工作不能落实到生产队的原因是:(1)认识问题还没有彻底解决。(2)上面有的机构设置不当,使一些职能部门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却把下面党组织的主要负责同志牵扯在行政事务圈子里拔不出来。(3)生产队没有政治思想工作队伍。因此建议:(1)撤销类似生产办公室那些党政不分的重叠机构。(2)每个生产队应像军队的连队那样,配上一个政治委员,专门负责生产队中的政治思想工作和党的工作。毛泽东看到后,立即将其批转给负责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的刘少奇(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邓小平(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和彭真(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北京市委书记、市长),提出是否可以在生产队设一专职人员专门抓农村思想政治工作,在城市工业、商业和居民区也仿照解放军从上到下设政治部、政治处和指导员的建议,并请中共中央书记处商议后提请常委讨论。

  12月13日,薄一波收到毛泽东关于王鹤寿报告的批示后,立即着手进行调查工作。12月15日,薄一波即致信毛泽东,信中说:您12月11日关于王鹤寿同志的报告给我的批示,已于13日收读。我正遵照您的指示,召集工业各部的同志,查询各部学习解放军和石油部抓政治思想工作的情况,并讨论怎样加强工业企业的政治思想工作问题。学习解放军,调一批解放军的好干部到工业部门工作,确是加强工业企业政治工作的好办法。几年以来,石油部就是这样做的,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并且创造了一套比较完整的工业企业中进行思想政治工作的经验。其他工业部门如水利电力部、冶金工业部、化学工业部也正在开始学习石油部的经验。

  12月16日毛泽东收到薄一波的信,立即致信军队的几位主要负责人林彪、贺龙、聂荣臻、罗瑞卿、肖华,向他们正式提出工业部门学解放军的问题。信中说:

  国家工业各个部门现在有人提议从上至下(即从部到厂矿)都学解放军,都设政治部、政治处和政治指导员,实行四个第一和三八作风。我并建议从解放军调几批好的干部去工业部门那里去做政治工作(分几年完成,一年调一批人),如同石油部那样。据薄一波同志说:现在已有水利电力部、冶金工业部、化学工业部正在学习石油部学解放军的办法在做。我已收到冶金部学解放军的详细报告,他们主张从上到下设政治部、处和指导员。看来不这样做是不行的,是不能振起整个工业部门(还有商业部门,还有农业部门)成百万成千万的干部和工人的革命精神的。……请你们考虑一下是否可行,然后我和中央常委同志同你们谈一下(有个别管工业的同志参加。林有病可不出席),把方针确定下来。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几年了,现在因为工业部门主动提出学解放军,并有石油部的伟大成绩可以说服人,这就到了普遍实行的时候了。解放军的思想政治工作和军事工作,经林彪同志提出四个第一、三八作风之后,比较过去有了一个很大的发展,更具体化又更理论化了,因而更便于工业部门采用和学习了。

  12月19日,薄一波又将工业、交通部门学习解放军政治工作经验的情况向毛泽东作了详细的书面报告。报告说:根据毛泽东12月11日的批示,对国务院工业交通各部抓思想政治工作的情况进行了初步检查。情况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认真抓了,确实抓起来了。石油部就是这样。这个部比较全面地系统地学习了解放军政治工作经验,找到了一套适合于工业情况的比较完整的方法,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一类是抓了一些,如有些部,像铁道部和交通部,从部到企业设置了政治工作机构,建立了一些政治工作制度;煤炭部和一些部也设立了政治部,一机部在其直属的二十二个厂设立了政治工作机构;邮电部在四个省建立了政治工作机构。但是它们抓得不够经常,不够系统,还没有找到一套适合于本部门情况的方法,因而成绩不大。薄一波认为:石油工业部的思想政治工作所以抓得比较好,就是由于他们能够结合石油的具体情况,成功地运用了解放军成套的政治工作经验。石油部为工业交通部门学习解放军树立了一个好的榜样。

  大庆的经验,贯穿着毛泽东所重视的群众运动传统方式和思想政治工作的模式,自然引起毛泽东的关注。他对石油部学习解放军的经验和作风,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把全国石油厂矿力量组织起来打歼灭战,多次给予赞扬。1964年1月7日,毛泽东在听取全国工业交通情况汇报时,指示报纸要写点新鲜事物,报道学习解放军、学习石油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宣传画

  1964年2月1日的《人民日报》在头版整版发表社论《全国都要学习解放军》,同时还在第二版开辟专栏《学习解放军无产阶级化的革命精神》。轰轰烈烈的全国学人民解放军运动的序幕正式揭开。

  1964年12月21日至1965年1月4日,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周恩来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中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的号召。  (作者是军事科学院《中国军事科学》编辑)

 

   毛泽东研究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毛泽东研究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版权所有: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德雅路浏河村37号 邮编:410003 登录
e-mail:mzdyjw@sina.com 湘ICP备:14006081 技术支持:格赛科技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总访问量: 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