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毛泽东研究网    
故事人物

毛泽东和他的首任保健医生

来源: 《党史纵横》2011年第4期 作者:秦姗 点击数: 时间:2017-03-06
  

傅连璋(1894―1968),原名傅日新,福建省长汀县人,医学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新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奠基人、创始人之一。他在发展中西医、普及祖国医学、培养医学人才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解放军和人民卫生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尤其是在中央领导的保健工作领域建立了杰出的功绩。新中国成立之初,傅连璋成为新中国唯一一位医疗将军,也是一位从没统兵打仗的开国将军。
  1927年,蒋介石发动震惊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举国上下到处弥漫着残杀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的腥风血雨。8月1日,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等人领导了震惊中外的“南昌起义”。9月,毛泽东率秋收起义的队伍上了井冈山,创建以宁冈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1928年4月,朱德率南昌起义余部与毛泽东在井冈山会师,组成工农革命军第四军,5月改名为红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1929年春,朱、毛率领红四军3000多人下山开辟赣南、闽西根据地。红四军进入闽西后直奔长汀,召开了各界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了长汀县革命委员会,建立闽西第一个红色政权。那些日子,工农群众和市民都沉浸在欢腾喜悦之中。
  基督教会创办的福音医院院长傅连璋也沉浸在这欢腾中,他早就盼望红军的到来,像江西那样建立革命根据地,造福百姓。几天来,他尽心竭力帮助红军治疗伤员。3月29日,红四军到长汀县已经半个月,各项工作都安排就绪,朱、毛两位领导人稍有点空闲时间,朱德便向毛泽东提议去看望傅连璋。毛泽东早就知道这位名医对红军的贡献:1927年,他敢于冒着极大风险收容和救治“南昌起义”军的300多名伤员,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当然应该抽时间去看望他。
  这天,傅连璋和往日一样,正在病房指导护理人员为伤员换药。见到毛泽东和朱德后,傅连璋很高兴。毛泽东和朱德对傅连璋救治红军伤员的行为表示赞赏。傅提出了将福音医院改名为红军医院的建议和自己想参加红军的想法。毛泽东和朱德都认为以当时的情况看,傅连璋不参加红军留在医院对红军更为有利。毛泽东和朱德走后,傅连璋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这次毫无准备的会面带给他强烈的鼓舞,他要更加努力地用福音医院的一切条件和自己在长汀的声望为红军服务。而初次见面,傅连璋对毛泽东有了一个极为深刻的印象。
  就在这段日子里,蒋介石和桂系军阀的战即将爆发,在江西的国民党军队调往湖南准备参战,赣南兵力空虚,红四军决定回师赣南,建立赣南根据地,他们在长汀只停留了17天便离开了。行前,傅连璋依依不舍:红军缺少医生,自己现在又不能参加红军,傅连璋最后决定把自己亲自培养出来的优秀学生黄深信和叶青山送去参加红军。黄深信后来因劳累过度在战中死去,叶青山经过千锤百炼成为红军中优秀卫生工作领导干部,新中国建立后被授予中将军衔。

信任倚重,毛泽东亲自对傅连璋委以使命

1930年冬,毛泽东又率红军来到长汀,毛、傅两人的手又紧紧地握在一起。傅连璋非常兴奋,他为毛检查了身体,还准备送些补药给他,并提出福音医院改名的问题。毛泽东认为,医院不但不能改名,还要用这块牌子为红军办大事。毛泽东解释说,福音医院在上海汇丰银行有户头、有存款,医院的药品、器材大多是从上海、广州买来的,你们能不能以福音医院的名义为根据地买药,如果能在上海、汕头和福建的峰市、上杭等地开设药店作掩护,建立一条药品地下运输线就可以解决根据地的药品供应问题,你说这不是很重要的大事吗?如果福音医院改了名,人家敢把药品卖给红军吗?傅连璋听后恍然大悟,这的确是大事,很难办的大事。他想到任务的艰巨,想到红军的困难,决定不管怎么样,也得把这副担子挑起来。于是他果断地接受了毛泽东的重托。
  1930年年末,福建省委书记罗明拨来一批黄金交给傅连璋,作为买药和建店的费用。经过反复思考,傅连璋决定派由自己亲手培养成才的曹国煌去办这件大事。傅连璋与曹国煌仔细研究如何进行这项工作,分析可能遇到的风险及对策。傅连璋反复叮嘱曹国煌,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冷静沉着,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曹国煌先到比较熟悉、交易额较大的几家药店,店主们一看是福音医院的介绍信,都热情接待。可是当他们看了购货单后纷纷感到奇怪:一个县医院为什么一次购买这么多药品和器材,而且大部分是外科用的。曹国煌机警地解释,长汀是个游击拉锯区,有时是红军攻占,有时又是国军占领,不管是红军、国军,医院都得为他们治疗伤员,救死扶伤,人道主义嘛,所以外科用药就多。药店老板们一听觉得是这么回事,不但消除了疑虑,还热心地为曹国煌又介绍了几家药店,就这样药品器材很顺利购齐并办好托运手续。
  根据地很快将药品、器材通过特殊渠道运回,解决了药品紧缺的问题。傅连璋和曹国煌下一步又着手建立药房。他们决定先从上杭、峰市入手。长汀有个姓丘的大商人,在上杭、峰市都有商行,傅连璋利用他贪财心态,请他出面合股在两地开设药店,曹国煌任上杭药店经理,并在店内挂牌行医,掩护得很好,还经常到峰市药店查看。有了这两个药店,药物就可以从上海、上杭、峰市这条道运到长汀。这样根据地的药品供应就有了稳定的渠道。
  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但是不幸的是在一次从上杭运送药物时,曹国煌被特务发现并被逮捕。国民党对他进行严刑拷问,曹国煌始终没有吐露任何党的秘密,只一口咬定自己是福音医院的医生,到上杭开药店是为了医院购药方便,最后英勇牺牲了。曹国煌的牺牲令傅连璋悲痛万分。失去了一位忠诚的革命伙伴和得力助手,傅连璋担心刚刚建立起来的地下运输线会遭到破坏。为了保住这重要的地下运输线,傅连璋擦干眼泪,亲自带着重礼去找姓丘的商人,终于把药店保存下来。毛泽东得知傅连璋建立药店的事情后,十分赞赏他为革命做出的贡献,加深了对他的信任。

休养期间,傅连璋为贺子珍接生下一个儿子

1932年10月7日,毛泽东在宁都召开的中共苏区中央局全体会议上受到错误批判,被排斥在红军领导之外。为此,他很气愤,加上身体虚弱,便决定休养一段时间,于10月中旬来到长汀福音医院。毛泽东的突然到来,令傅连璋喜出望外。他将毛泽东安排在离医院只有半里路程的老古井干休所的一座二层小楼里。干休所紧靠着树木葱郁的北山,环境优美安静。徐特立曾在这里休养过。毛泽东来时,陈正人、周以栗也在干休所,毛泽东非常高兴,因为有了可以谈天和讨论问题的伙伴。
  毛泽东到福音医院前两个月,夫人贺子珍已到福音医院待产,并由傅连璋亲自接生,生下一个儿子。产后,贺子珍患了痢疾,又是傅连璋精心为她治疗,还让自己的妻子刘福赐前去护理。毛泽东到干休所后,几乎每天都去看望贺子珍,亲亲儿子,也算是享受一点天伦之乐。在休养期间,傅连璋经常在傍晚时候陪毛泽东到北山散步,两人浴着夕阳余辉,漫步在苍松翠柏之间,敞开心扉交谈。傅连璋谈的是自己的身世和医院情况,特别是要求参加红军的愿望;毛泽东谈的是鸦片战以来帝国主义如何侵略中国的历史,国民党蒋介石的反动,根据地军民反“围剿”的斗以及当前严峻的形势等等,对自己当时所受的委屈,他丝毫没有提及。有时,他还谈到一些战略战术问题,傅连璋听得很入神,常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就在不断地倾心交谈中,两人的感情日益亲近、加深。
  中秋节到了。这天,傅连璋十分热情地邀请毛泽东和贺子珍、罗明(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和夫人谢小梅、陈正人和夫人彭儒到家里过节,傅家都沉浸在欢乐之中。傅母已年过花甲,身体很好,毛泽东高兴地祝她长寿,又称赞她培育了个好儿子。傅母和傅妻早已为尊贵的客人准备了福建佳肴,饭后所有人又围坐在天井里的圆桌旁赏月,品尝福建“嫦娥奔月”、“双喜临门”等月饼和热茶。大家对着皓月浴着月光,享受着难得的悠闲,傅全家更是感到无比幸福。

毛泽东在老古井养病的四个月,是傅连璋最幸福、最难忘的日子,北山的漫步和倾心交谈,中秋之夜的欢聚,特别是他从心底感受到的一种新的革命友情,一直铭刻在他心中。而傅连璋的真挚感情和对自己的精心护理,又令毛泽东非常感动。

捐献家产,毛泽东深为其大义感动

1933年初,国民党发动第四次“围剿”,中央根据地形势极为严峻。2月中旬一天傍晚,毛泽东向傅连璋谈到了国民党围剿中央根据地的形势,认为长汀很危险。傅连璋再一次提出了参加红军的想法,并向毛表示,自己全家和医院都可以搬到根据地。
  毛泽东赞同傅连璋的想法,并说:回到瑞金后,就赶快派人来商量医院搬迁的事,你也同医院所有的人讲明情况,愿去根据地的,我们都欢迎;不愿去的就留下,最好还能替他们找到另外的工作。
  过了两天,毛泽东便离开长汀返回瑞金。不到一个星期,临时中央政府派办公厅的傅公侠到长汀商谈医院搬迁的具体办法。长汀离瑞金虽然只有几十里,但全是崎岖山道,交通不便。傅公侠在瑞金组织了一百多人的运输队,整整搬了半个月,才把福音医院的东西全部搬完。傅连璋说得好:一片药,一块纱布,一条凳子腿都不留给国民党。医院的全体人员都跟随傅连璋到瑞金,没有一人留下。
  新医院设在瑞金郊区的杨树下村,这个地方平坦宽阔,有一所面积大、房屋多的杨家祠堂,很适合做医院。有了院址,福音医院搬来的东西很快就被有秩序地安排好了。毛泽东从20里外的叶坪赶来察看,非常满意地对傅连璋说:傅院长,这是我们根据地的第一个比较正规的医院,就由你来当院长。我们再给你派个政委来帮助你。随后,毛泽东又去看望了傅连璋的母亲,向她表示谢意和欢迎。
  3月中旬,医院正式开业,取名为“中央红色医院”,第一批就安置了80多名红军伤病员住院治疗。当地的乡亲们也络绎不绝地前来看病。傅连璋还经常奔走在山间小路上,到驻地分散的红军中去治病。虽然劳累,但精神上十分愉快,他只要想到自己已经成为真正的红军战士,就感到身上增添了力量。
  从长汀到瑞金,傅连璋不仅向根据地捐献了经营多年的福音医院,其中的设备、医药有相当部分是他的私人财产,他还把多年积蓄的4000块大洋也毫无保留地捐给中央政府,真可算是毫无保留了。对此,毛泽东十分钦佩。临时中央的机关报《红色中华》为此登了一篇文章《红匾送给捐助巨产的傅院长》,称他为“苏区第一模范”。

医术高超,毛泽东称赞他为“现代华佗”

中央医院建立后,根据地的医疗条件得到很大改善。在第一批安排住院治疗的伤病员中包括红军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和后来成为将军的方强。王稼祥在第四次反“围剿”中腹部受伤,子弹没有取出来;方强的伤势更重,子弹紧挨着心脏穿胸而过,流血过多,昏迷多时。经过傅连璋的精心治疗和科学护理,最后他们都转危为安。
  1934年,由于王明、博古和李德的错误指挥,第五次反“围剿”中,红军节节失利,毛泽东为此忧心如焚,加上操劳过度,在于都病倒了,高烧40℃。傅连璋在福音医院时就派钟福昌医生给毛泽东打了几次退烧针,还服了奎宁丸,但他的体温一直降不下来,三四天下来,毛泽东只能躺在木板床上,不吃不喝,有时勉强喝几口米汤。钟福昌无法说服毛泽东做进一步治疗,只得将这一情况电告临时中央政府。张闻天得知后,马上派傅连璋前往于都。
  于都离瑞金180里,傅连璋骑着一头骡子日夜兼程赶路。第二天傍晚,他终于赶到了于都。傅连璋擦把汗便跟随焦急等待的钟福昌来到毛泽东的住处。傅连璋记得当时的情景:毛泽东躺在床上,消瘦的脸颊烧得通红,两眼紧闭,眼眶下陷,额上敷着凉毛巾。这情景让傅连璋一阵心酸,他抑制住自己的感情,连忙为毛泽东试体温、听心肺。温度计的水银柱已升到41℃,幸好心肺正常。在仔细向钟福昌询问毛泽东这几天的病情后,傅连璋结合多年的临床经验,判断毛泽东患的是恶性疟疾。此时正值初秋,是南方流行疟疾的季节。这种病不同于一般疟疾,如果不及时治疗,会有生命危险,江西有不少乡亲就是死于恶性疟疾,而且从得病到死亡不超过10天。
  随后,傅连璋对症下药,给毛泽东注射了奎宁和咖啡因,两小时后,又服了加量的奎宁丸。傅连璋让钟福昌换了凉敷毛巾,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外屋。这时他才感到极度疲倦,好像全身骨架都散了似的难受。当晚,傅连璋就在外屋和警卫员住在一起,晚上他不时地进屋观察毛泽东的动静。这一夜,他根本没有合眼,许多往事涌上心头:从在长汀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到北山树林中的漫步交谈,福音医院的搬迁……如今,毛主席得了重病,舍命也得把他从死神手中抢救出来。接连三天,傅连璋日夜守护着毛泽东,按时打针服药。从第二天开始,他的体温就逐渐下降,第四天清晨,毛泽东已经能够坐起来,体温也降到37℃,接近正常状态。傅连璋和其他护理人员都十分高兴。
  后来,傅连璋继续留在于都观察毛泽东的病情。第五天的午餐时,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吴洁清同志端来了一个土罐,里面是一只炖好的鸡。吴洁清告诉傅连璋,是毛主席特意为他买的,让他补补身体,因为傅过去害过肺病身体不好。傅连璋坚决推辞。吴洁清又告诉他主席一定要他吃,而且只能一个人慢慢吃。直到毛泽东亲自来劝,傅连璋才眼含热泪地吃了一些。傅连璋在于都住了整整10天才返回瑞金。行前,他又对钟福昌交待如何继续服药,如何护理。若干年后,当林彪的屠刀伸过来时,生命垂危之际的傅连璋给毛泽东写信求救,信中说的“1934年我救了你的命”,指的就是这件事。遗憾的是毛泽东没有将救命恩人从林彪的屠刀下救出。

长征落水,毛泽东送来自己惟一的棉被

1934年10月,红军开始撤离中央根据地,考虑到傅连璋身体不好,中央希望他留在根据地工作。傅连璋坚决不同意,他辞别老母妻儿,毅然踏上长征艰途。他和医院的同志一起装了八大箱子药品,由四匹大骡子驮着跟随部队出发。长征途中,国民党前堵后追,加上飞机狂轰滥炸,红军一次次浴血奋战,伤亡很重。傅连璋日夜救治伤病员,出发时所带的八箱药品没多久就用完了。凭着他的经验、技术和医学知识,他采用民间偏方治好了不少同志。如最可怕的伤寒病,病人都是高烧昏迷,肠子容易破裂出血,死亡率很高。傅连璋在没有药品的情况下,采用了两个民间的偏方治疗,一是冷敷退烧,将毛巾浸透凉水,放在病人额头上和胸部,不断更换毛巾;另一是喝浓茶,因为茶含有鞣酸,能止血,还含有咖啡因,能强心利尿。长征路上打土豪时得到不少茶叶,正好用来治病,把茶叶煮得很浓,两小时喝一碗。傅连璋用这两个偏方治好了不少同志的伤寒病,王树声、邵式平、康克清几位同志在过雪山草地时得病,就是被傅连璋治好的。
  有几位女同志在长征途中分娩,傅连璋帮助她们顺利生下后代。在红军从扎西向赤水河的急行军中,贺子珍腹痛难忍即将分娩,她不让警卫员告诉毛泽东。傅连璋知道后立即赶到贺子珍身边,几个女同志将贺子珍扶进一个老婆婆的破茅屋中。凭着高超的医术,傅连璋帮助贺子珍平安地生下一个儿子。可是由于敌人的追击,部队必须尽快离开。贺子珍含泪用早已准备好的几条毛巾把婴儿包裹好,又脱下自己的大衣,拿出身上仅有的四块大洋交给老婆婆托她抚养孩子。几位女同志也含泪解下干粮袋,把粮食倒在老婆婆的瓦盆里,然后用担架抬着贺子珍追赶队伍。看着这些情景,傅连璋心里难过极了。在长汀福音医院时,他曾为贺子珍平安接生过一个儿子,离开根据地时,毛泽东把爱子留在根据地至今生死未卜,今天,又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不得不留在老乡家,将来能否母子相见呢?

长征到阿坝,任弼时的夫人陈琮英临产,在一间四面透风的陋室里,傅连璋为她顺利接生了一个女儿,父母替女儿取名“远征”,第二天陈琮英便抱着孩子随军前进。
  在行军途中,傅连璋遇到过一次特殊的险情,那是在红军渡过汀江突破敌人的封锁线后。一天下午,部队急行军在一条只有两尺多宽的狭窄小路上,一边是高山,一边是大河,人多路窄,不免有些拥挤。傅连璋骑在马上,紧拉缰绳,不想马失足跌入河中。幸好傅连璋落在河边的浅滩上,而马和行李都被激流冲走了。当时已是11月份初冬季节,寒气袭人,由于没有衣服换,傅连璋只好穿着湿衣服跟随部队赶路。到宿营地后烤干了衣服,可被子没有了,夜里睡觉怎么办?只能和衣而卧了。这时毛泽东的警卫员来了,还抱着一床被子,一见到傅连璋就说毛主席知道傅医生跌到河里,很关心,叫他来看望,还把自己惟一的被子送来。看到警卫员放到木凳上的被子,傅连璋心情非常激动,他知道毛主席只有一条被子和一条毯子,把被子给了我,只剩毯子,天气那么冷,这怎么行?他一再要警卫员把被子抱回去,警卫员坚决不肯,还说这是主席的命令。这晚傅连璋的心情一直平静不下来,他与毛泽东交往的许多往事浮现在眼前。这被子不是单纯地御寒,而是代表着毛泽东对傅连璋的深厚感情。
  1935年6月,中央红军在懋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混编为左、右两路军,左路军由朱德、张国焘率领,右路军由中央、中央军委及前敌指挥部率领,傅连璋被分配到左路军中担任朱德的保健医生。由于张国焘分裂中央的错误做法,使左路军受到很大损失。经过朱德、刘伯承等同志的坚决斗,于1936年11月抵达陕北,比右路军晚了整整一年。
  一进保安县城,傅连璋就迫不及待地询问毛泽东的近况,然后在第一时间赶到毛泽东居住的窑洞。毛泽东看见傅连璋也很意外,他一下子站起来,在昏暗的窑洞里两人的手又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得偿所愿,毛泽东做他的入党证明人

在保安,傅连璋除了负责中央领导同志的保健工作外,还创办了一个卫生所为干部们治病。不久,发生了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周恩来代表共产党即将赴西安妥善解决这件事。一天,傅连璋去看毛泽东,毛泽东问起了他留在瑞金的家庭情况。傅连璋告诉毛泽东他跟家里失去联系已经两年多了。毛泽东听后也有些难过,他说,写封信带到西安去吧,也许能和家里人联系上。
  信寄出后一个月,傅连璋果然收到了妻子刘福赐的回信,信中带来的都是不幸的消息:70多岁的母亲在国民党炮轰长汀城时受惊吓成疾而去世,家中房子被敌人拆毁了,女婿陈炳辉和女儿受到“左”倾路线迫害,死在自己人手中。刘福赐大难不死,带着三个孩子在长汀靠当小学教员的微薄薪水勉强度日……毛泽东知道这些情况后,提笔给中央组织部写了一封短信,请他们每三个月给刘福赐寄些钱,帮助这位幸存的红军妻子和三个孩子解决一些生活困难。
  党中央搬到延安后,傅连璋负责建立了陕甘宁边区医院,为抗日前线培养医疗卫生人员。毛泽东对他的工作十分满意。一天,毛泽东对傅连璋说,你从1927年就为红军服务,十多年了,你做了很多工作,又参加了长征,经受了各种艰难困苦的考验,我看你可以申请入党了,你去找陈云同志,向他提出申请。傅连璋高兴得不知该怎么好,他居然忘记向毛泽东告辞,就飞快地向陈云的窑洞跑去。一进窑洞,他便迫不及待地向陈云表达自己入党的愿望。陈云请傅连璋坐下,并认真倾听他讲述了自己的身世和革命经历。作为中央组织部长的陈云,早就对傅连璋有深入的了解,所以他代表组织表示欢迎傅连璋加入到党的队伍中来。
  离开陈云的窑洞,傅连璋快步回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陈真仁,两人都兴奋得彻夜难眠。第二天,傅连璋按照安排到干训班报到。对傅连璋来说,这是他参加革命以来最系统的一次学习马列主义理论。这段学习经历极大地提高了他对共产党和马列主义的认识。
  7月,傅连璋接受毛泽东亲自交待的任务,前往西安买药,8月回到延安后的一天,训练班主任王德带他到办公室,把一份用毛边纸印的入党志愿书交给他,笑着说:你可以填表申请入党了。傅连璋工工整整地填写了志愿书,在证明人一栏里写下毛泽东和陈云两个名字。入党介绍人是训练班主任王德和胡嘉宾同志。1938年9月7日是傅连璋最难忘的日子,他站在党旗下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在他后来写的回忆文章中,他充满激情地描述了当时的心情:“我获得了最宝贵的政治生命!那年我已44岁了,就好象重新获得了青春一样,全身充满了年轻人的热情和兴趣。我感到,跟着党走,活到一百岁也是年轻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年纪大。在我面前,摆开了一条广阔的光明大道,目标就是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我要朝这个目标,年复一年地向前跑,永不停止。”

遭到迫害,傅连璋至死还念着毛主席

入党后的傅连璋更加不辞劳苦地工作,建医院、培养一批批医务人员、开展陕北边区的医疗和卫生防治,为我军的卫生医疗事业做了大量的基础性工作。1944年中秋节,是傅连璋50岁的生日。党中央特意破例为他举办祝寿会。周恩来、邓颖超、李富春、蔡畅、任弼时、彭德怀、陈毅、聂荣臻、邓发、杨尚昆10人联名送了一幅写着“连璋同志五十大寿――治病救人,长命百岁”的寿帐。周恩来代表党中央在祝寿会上讲话,他说,我们之所以给他祝寿是因为他是有功之人。这样的同志,我们应该永远记住他,感谢他。毛泽东因有事不能到会。第二天见到傅连璋时,紧握他的手向他祝贺。对于这样隆重的祝寿,傅连璋既兴奋又深感不安。
  1947年3月,胡宗南部队占领延安,党中央战略转移。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留在陕北,与彭德怀一起指挥作战,连续在清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三捷,消灭胡宗南部队14000多人。傅连璋于3月中旬带领中央门诊部和保育院全体人员与儿童转移到山西临县三交镇。撤离延安后,傅连璋一直记挂着毛泽东的身体。10月17日,他给毛泽东写信问好,并反映土改工作中的“左”倾问题,还提出将来自己死后把遗骨送医学单位作教学用。毛泽东在杨家沟收到信后,很感动,在指挥战斗的百忙中,给傅连璋回了一封短信:
  连璋同志,来示悉,很感谢。我身体近来更好些,你身体有病,望于工作中多保重。此祝健康!
  毛泽东
  十一月十日
  新中国建立后,傅连璋由于多年劳累,积劳成疾,每日只能吃稀粥和汤,蔬菜水果也要切碎煮烂才能下咽。1949年12月初,经前苏联大夫诊断为消化机能障碍,要他先休养两个月。12月3日,军委卫生部写报告向毛泽东汇报请示。毛泽东对傅连璋的病情十分关注,12月4日,他亲自批示“照办”,并嘱咐按大夫的意见,让傅连璋休息。两个月后,傅连璋不顾病情执意回去工作。1955年,中央军委授予他中将军衔、一级解放勋章。
  1950年,林彪推说有病拒绝担任志愿军总司令赴朝参战。毛泽东对林彪十分器重,他让傅连璋组织专家为林彪检查身体。但检查的结果是:林彪身体并无大碍。傅连璋虽然是奉毛泽东之命为林彪检查身体的,但却因此埋下祸根。“文革”开始后,林彪利用职权直接迫害傅连璋:殴打、游斗、抄家,在军委卫生部机关和宿舍大院内,揭露“罪行”的大字报更是铺天盖地。1966年8月29日,傅连璋写信向毛泽东求救,毛泽东很快就作了“似应保护”的批示。但是林彪对此置若罔闻,1968年3月14日清晨,傅连璋和妻子陈真仁遭到逮捕,被关入监狱。严厉的审讯逼供,目的就是让傅连璋承认所谓的“罪行”,他坚决否认,并说:“我的情况毛主席了解,你们去问他。”折磨很快就摧残了傅连璋的身体,他的体质本来就虚弱多病,管理人员每顿却只给他凉窝窝头和萝卜白菜。仅仅过了半个月,3月29日,傅连璋便惨死在监狱的水泥地上。弥留时,他还喊着要见毛主席。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傅连璋死亡当天,尸体就被火化了,火化登记表上连名字都没写,只有一个囚犯的号码。
  1973年11月,经毛泽东批示,并经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追认傅连璋将军为革命烈士。1975年5月17日,毛泽东在傅连璋的战友、原卫生部部长贺诚的一封信上批示:“……傅连璋被迫死,亟应予以昭雪。贺诚幸存,傅已入土,呜呼哀哉!”此后,周恩来也作了重要批示,对他进行了赞扬和肯定,经中央军委批准为傅连璋将军和夫人陈真仁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1975年9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为傅连璋举行了隆重的安灵仪式。党和国家领导人陈云、聂荣臻、徐向前、谭震林、王震等出席了安灵仪式并赠送花圈。一面庄严、鲜红的党旗覆盖在没有骨灰的傅连璋将军的骨灰盒上。粉碎“四人帮”的第二年,也就是1978年11月22日,解放军总后勤部在北京首都体育馆召开万人大会,公开为傅连璋将军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先后两次为同一个人平反,这在全国还是首例。

 

   毛泽东研究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毛泽东研究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版权所有: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德雅路浏河村37号 邮编:410003 登录
e-mail:mzdyjw@sina.com 湘ICP备:14006081 技术支持:格赛科技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总访问量: 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