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毛泽东研究网    
故事人物

毛泽东与他的爱将曾思玉

来源: 《党史纵横》2013年第3期 作者:刘永路 点击数: 时间:2017-03-20
  

2012年12月31日上午,距新年钟声敲响只差10余个小时,开国中将曾思玉走完了他102岁人生历程。曾思玉将军戎马一生颇具传奇色彩。他是毛泽东的一员心腹爱将,与毛泽东的关系非同一般。长征途中他曾为毛泽东送过绝密信,延安时期担任过中央警卫团政委,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先后就任沈阳军区第一副司令员、武汉军区司令员和济南军区司令员等要职。“文革”期间,毛泽东时常入住武汉东湖宾馆,与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接触频繁,私交日深。曾老在世时,笔者曾采写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往事秘闻,现摘要发表,谨致深切悼念。
  毛主席:“人要睡觉,猫要走路,看来矛盾不可调和喽。”
  曾思玉与毛主席接触最频繁的时期,是他就任武汉军区司令员的7年里,这期间,毛主席每年都来武汉东湖二三趟,少则住几天,多则住三、四个月。
  1968年5月,毛主席乘专列来武汉东湖休息。一天,曾思玉去看毛主席,主席说:“这房子天棚上不知有什么东西跑来跑去的,是不是有野猫?”曾思玉说:“可能是野猫在天棚上捣乱,马上派人把它除掉。”
  毛主席挥挥手:“不要管它了,野猫也要有个窝嘛!”
  事后,曾思玉吩咐管理局,趁主席离开的空隙,立即上房翻修天棚,把野猫洞堵死了。
  几天后,毛主席叫汪东兴通知曾思玉来谈话。曾思玉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东湖宾馆。
  “噢,你来得真快哟,的确是军人作风。”主席从沙发上站起来,与曾思玉亲切握手,“这种雷厉风行的精神可贵!”
  曾思玉向主席行军礼,恭敬地问候:“主席休息好吗?”
  毛主席微笑着说:“休息得非常之好,很安静。再也听不到天棚上野猫乱跑的声音了,怎么一回事呀?”
  曾思玉说:“利用空隙时间,把天棚维修加固了一下,什么东西也不进去了。”
  毛主席笑道:“天棚要这么坚固干什么?”
  “就是要消除野猫捣乱,不能干扰主席休息。”曾思玉回答得很认真。
  “噢”,毛主席诙谐地说,“人要睡觉,猫要走路,看来矛盾不可调和喽。”他指指自己,又指指天棚,“毛泽东虽有慈悲心,却容不得小动物在头顶上捣乱,大千世界里,哪里没有斗争啊?”毛主席讲话幽默,曾思玉在主席面前很少感到拘束。
  这时张玉凤给主席和曾思玉上茶。毛主席说:“思玉同志你不吸烟,小张倒茶是要喝的。”曾思玉饮了茶,主席开口道:“思玉同志,请你来谈谈湖北的战备清况,鄂西山区大三线怎么样了?”
  当曾思玉汇报说,河南南阳地区钻探打出了油汽层时,毛主席兴奋地说,“如果江汉平原钻探出油,把油井封闭,平时不用,准备战时炼油,那作用就大了。人没有粮食供应不行,飞机、坦克,汽车没有油更不行。没有油,那就等于英雄无用武之地。”
  毛主席起身在室内踱步,蓦地,他加重口气对曾思玉说:“战备工作不能放松,要准备打仗。你们在江南给我建筑一个临时指挥所,若打起仗来,我就在江南照样指挥嘛!”
  与主席谈话之后,曾思玉和汪东兴、刘丰乘直升飞机到咸宁地区察选地址,并立即调一个团进行施工,建成了咸宁指挥所。后来关于咸宁指挥所有多种传说,曾老告诉笔者,“那都是谬传,其实,咸宁指挥所,就是为毛主席修建的临时指挥所。”
  毛主席:“‘饭’字缺了‘食’就剩下了‘反’字。如果老百姓没饭吃就要起来造反。”
  1969年5月的一天傍晚,曾思玉和汪东兴一起吃晚饭,张玉凤打来电话:“主席要到湖边去散步。”俩人立即放下碗筷,急忙赶到东面篮球场。
  毛主席正坐在竹椅上兴致勃勃地观看战士们打篮球,不时地给双方队员助威。警卫员们见毛主席观阵,个个精神振作,劲头十足,毛主席又看了一会儿,站起来笑着说:“你们哪一方打赢了,我都赞成,因为你们打得勇敢,有一股冲劲!”他朝众人挥挥手:“小伙子们,你们打吧,我们到湖边去散步。”
  曾思玉陪主席走到湖边,主席说,“到亭子里坐一会儿吧。”这天,主席的情绪非常好,他望着波光粼粼的湖水说:“东湖真好,湖水静静的,这个湖湾里的鱼一定很多。”他点了几种鱼的名字,笑着说,“洪湖有一种红眼土壳帽鱼,手指一般大小,肉很细,刺很软,很好吃。”他对曾思玉说:“你这个信丰老表,你们县盛产香菇、香干罗卜和红瓜籽,但最好的特产是草菇,没有开的草菇做汤喝为最好。”他又指了指东湖边的柳树说,柳树蘑是个好菜,肉细,做汤味道非常鲜美。”毛主席大口呼吸着东湖的新鲜空气,开心地说:“东湖比西湖好。这里有长江,夏天还可以游泳。东湖的樟树、桂花树、竹子,风景真好,四周的柳树和水杉树甚多。”主席用手指点着说,“你们看,对岸是老虎尾,远处是中山亭,那边是罗家山,茂密的树林里是武汉大学校址。”说到这里,主席突然神色黯然,“李达校长不应该被人整死,可惜呀!”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勾起了对中共一大代表、武汉大学老校长李达的无限思念。
  毛主席的话题又转到群众的生活问题上,他问曾思玉湖北乡村形势如何?曾思玉向主席汇报了湖北农业情况。
  主席说:“人是要吃饭穿衣的。湖北是个好地方,是鱼米之乡。自古以来就有‘湖广熟天下足'之说。中国的文字很有道理,‘饭'字缺了食就剩下了‘反'字,如果老百姓没饭吃就要起来造反的。民以食为天嘛,农业是基础的基础,我们经济形势的好坏,是依农业形势的好坏而转移的。湖北这个地方产粮食和棉花,你们要抓紧不放,人民有饭吃,有衣穿,事情就好办了。告诉你们,做任何事情都要抓紧,抓而不紧,等于没有抓。”
  谈话中,远处草丛里钻出两只野兔,引起毛主席的兴趣:“噢,这里还有野兔子?”曾思玉告诉主席,这里荒山野地里野兔又多又肥,兔子肉细,高年龄的人吃了有益健康。
  主席说:“对,野兔肉比家兔肉好,但这里捉野兔可不太容易。”
  曾思玉说“有办法,夜间派战士到荒山上用手电筒照着兔子的眼,用捞鱼网一扣就能捉活的。”  主席笑着说:“试试看,可能成功。”
  第二天夜里,警卫连陈连长带几名战士,按照曾司令员传授的办法,果然捉到了几只活野兔。
  毛主席吃到新鲜的野兔肉,问炊事员哪里买到的?炊事员说是战士们捉的,主席笑着说:“那一定是曾司令传授的活捉野兔法。”
  毛主席说:“你们真有雄心壮志呀!可是你们就不怕原子弹吗?”
  曾思玉在东湖与毛主席经常会面,通常情况下都是主席有空儿邀他来谈话,但也有例外,是曾思玉有要紧的事情向毛主席汇报请示。
  1969年11月间,曾思玉、刘丰和张体学三人随汪东兴走进东湖宾馆毛主席的住处。毛主席正在读书,他见曾思玉等人进来,笑着问:“你们有什么要紧的事谈呀?”
  曾思玉回答:“报告主席,是关于长江上兴建大型水电站的事情。我们拟了个方案,计划用10年时间,投资30亿元,在三峡三斗坪地区兴建高层大坝枢纽水电站,实现主席‘高峡出平湖'的宏伟理想。"毛主席微笑不语。曾思玉指指张体学,“具体方案,由体学同志向主席作详细汇报。”
  毛主席听了张体学的汇报,摆摆手说:“你们真有雄心壮志呀!敢想敢干精神可嘉。可是你们就不怕原子弹吗?大坝修起来了,战争打起来万一被炸,那么多的水流下来,不但要淹掉宜昌,顺流而下,连武汉、九江、安庆、南京都要遭殃!"主席大手一挥,果断地说,“现在修三峡工程不妥,条件不具备,不能搞。"主席燃起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目光落在曾思玉的脸上:“你们真敢呀!‘高峡出平湖'是我写诗说的。你曾思玉打仗可以,但你没有搞水利的实践经验。张体学搞过丹江水利发电站,有发言权,但现在修三峡大坝不现实。"主席指了指图纸,“你们说投资三十多亿,我看一上马就要五十亿之多。就是不打仗,我们的国力和技术力量,也是难以办到的。"
  曾思玉、刘丰、张体学连忙站起来:“主席高瞻远瞩,我们考虑欠妥。"
  主席微笑着问:“你们还有什么好的方案吗?”曾思玉答:“如果不搞三峡三斗坪大坝,我们还有第二方案,就是在西陵峡出口葛洲坝建低水头坝,利用迳流发电。”张体学把图纸摆出来,照图向主席详细报告了方案。
  毛主席边听边详细询问了各方面的情况,他最为关注的是战时葛洲坝能否造成水患?曾思玉和张体学一一给予解答,主席笑着点点头说:“有道理,万一低坝被炸,对下游影响也不大。"他果断地大手一挥,“好,赞成兴建此坝!"
  曾思玉等人特别兴奋,表示一定要向湖北人民传达这个喜讯。
  毛主席摆摆手,“你们要向周总理请示报告,并要得到国务院水利部及其他有关部门的大力协助和支持,望你们在设计施工中,不要把长江变成短江,要做到‘三救',即救船、救水、救鱼。"主席从沙发上站起,"好吧,就谈这些,祝你们成功!"
  曾老告诉笔者,在兴建葛洲坝工程的问题上,毛主席首肯之后,周总理起了决策组织作用。周总理亲自主持召开了多次会议进行研究和论证。总理说:“在中国第一江上兴建第一坝水电站,是为民造福的大好事!"
  在周总理的亲自主持下,成立了“三三0”工程指挥部(为纪念1958年3月30日毛主席视察长江三峡而命名——作者注)。曾思玉任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指挥长,张体学任党委书记、第一政委,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张震任政委,常驻宜昌,主持指挥部的工作。
  1970年12月30日,由工程部队、民兵、解放军和科技人员组成的12万建设大军,隆重举行了葛洲坝工程开工典礼。
  毛主席怒批陈伯达:“孙权劝曹操当皇帝,小子不怀好意!”
  曾老告诉笔者,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毛主席震怒是1970年8月在庐山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上。在这次会议上,林彪以歌颂毛泽东为幌子,大讲天才问题,提出要设国家主席。第二天,华北组在会议上散发第六号简报,刊登了陈伯达吹捧林彪,坚持要设国家主席的发言。毛主席看出了林彪的野心,决定拿陈伯达开刀。会议的第三天,毛主席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吸收华北组、东北组、华东组、中南组、西南组、西北组第一召集人参加。曾思玉作为中南组第一召集人出席了这个会议。会上,毛主席异常严厉地指着陈伯达说:“陈伯达呀陈伯达,我们共事三十多年,你阴一套,阳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政治局在山下商议不设国家主席,大家没有发表不同意见。上了山你就变了卦,搞突然袭击,你是个地地道道的变色龙!”毛主席把桌子拍得山响,“我毛泽东是不当国家主席的,要当,你陈伯达去当好了,你们去当!”
  陈伯达脸涨得紫红,欲辩无辞……
  九届二中全会之后,1970年9月14日,毛主席从庐山乘专列到达武汉车站,把曾思玉和刘丰叫到列车上谈话。
  毛主席打招呼说:“你们要多读马列主义的书,用唯物论和辩证法去分析认识问题。要跟党跟路线,不要跟人,不要受骗上当!”
  曾老说:“通过庐山会议和毛主席的打招呼,我已隐约察觉到党内存在着严重的路线斗争。”
  毛主席:“到此止步,说话算数,以后再见”。
  据曾思玉回忆,毛主席于庐山会议之后来武汉,只在东湖停留4天,18日突然要走,曾思玉闻讯后,与刘丰急忙赶到东湖宾馆。曾思玉问汪东兴:“怎么主席突然要走呢?”汪东兴说:“主席历来是说走就走,我们一起到毛主席住处去吧。”此时,毛主席已起身要走,见曾思玉和刘丰来了,和他们一一握手说:“你们不要送了。”曾思玉随主席走到大门口。
  毛主席回身又与曾思玉握手说:“到此止步,说话算数,以后再见。”一位摄影师抢拍下这个珍贵的历史镜头。毛主席说完就上了汽车。汪东兴对曾思玉说:“你们不要去车站了,以后再见。”曾思玉说,“那好,我们到候车室去看看。”武汉军区的车随毛主席的车队。拉开距离驶到候车室,曾思玉对刘丰说,“主席让我们到此止步,我们就不要进站台去送了吧!”刘丰不以为然道“送送站有什么关系呀?”他边说边独自走进站台。
  主席在列车上看到了刘丰,叫张玉凤把他叫到车上来。刘丰一上车,主席就说:“小张,你领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完歌,主席对刘丰说:“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嘛!好了,不留你了,下车吧!”
  主席专列徐徐开出了武昌车站。曾思玉见刘丰满脸通红地从车站走出来,便问他“主席见到你说了什么?”刘丰叹了口气说:“你在侯车室没出面就没事,主席把我叫上公务车,让小张领唱《三大纪律八项注重》,弄得我站立不安,真是后悔莫及!…….”
  不久,“九一三事件“猝然发生。
  曾思玉告诉笔者,他最后一次面见主席是1973年年底在北京中南海。毛主席找八大军区司令谈话,商议对调之事。毛主席对他们说,“你们都是司令,是各路诸侯,兼职太多了,在一个地方干得太久了,有诸多不便。”
  毛主席逐个问他们任职时间多长?曾思玉回答在武汉军区任职7年多,毛主席说:“是啊,你们在一地,最短的也有7年了,到处可以革命嘛,要常流常往嘛,把你们八大司令员对调,陈锡联到北京,李德生到沈阳,杨得志去武汉,曾思玉到济南……你们不要兼任革委会主任了,集中精力把军队搞好。你们回去立即行动,不要带人多了,明年元旦消息见报,热烈欢迎欢送。”
  曾老说:“我到济南军区任职后,再未见到毛主席,直到有一天,我从电影中见到毛主席接见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纳克夫人,我一眼就认出,那是在东湖宾馆,景物依旧,可是主席却再也不是满面红光,谈笑风生的主席了,他气色异常苍老,连站立走路都十分艰难。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坏了,坏了!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不久,便传来他老人家逝世的噩耗!……第二天我们就赶到北京,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向毛主席遗体告别,整个告别大厅一片哭声……

 

   毛泽东研究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毛泽东研究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版权所有: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德雅路浏河村37号 邮编:410003 登录
e-mail:mzdyjw@sina.com 湘ICP备:14006081 技术支持:格赛科技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总访问量: 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