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毛泽东研究网    
读书品文

毛泽东《七律·和柳亚子先生》的政治意蕴

来源: 《学习时报》 2020年06月15日 作者:张兴德 点击数: 时间:2020-11-24
  

毛泽东的诗词中,有许多是诗意同政治、哲理的完美统一。《七律·和柳亚子先生》(1949429日)就是这样一首蕴含极强政治性和哲理性的诗。
  我们来看全诗: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这首诗最早发表于《诗刊》19571月号。
  这首诗是新中国成立前夕,1949429日对柳亚子328日写的《七律·感事呈毛主席》的和诗。长期以来,人们对这首“和诗”的赏析,仅仅从诗人个人之间的友好情谊的赠答奉和这个角度去理解,这是不够的。这期间毛泽东正忙于指挥解放军渡江作战和为建立新中国作各种筹备,其繁忙紧张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给柳亚子的赠诗写“和诗”,绝非一般,实属罕见。绝不同于昔日文人之间的闲情逸致、以风雅韵事为目的的赠答奉和。毛泽东的这首和诗,同他以后的几首“和诗”一样,均有很强的目的性和政治性,不仅仅是诗人之间的酬答和有感而作,重要的是其目的性和政治意义。
  这首和诗文采飞扬,情真意切,而又蕴含深刻的哲理。柳亚子是同盟会的老会员、国民党左派的元老,是清末著名的文学社团“南社”的领军人物,其诗词名贯一时,他也自比苏(东坡)、辛(弃疾)。国共合作时期曾在广州同毛泽东共事。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柳亚子因公开反对蒋介石曾被“通缉”流亡日本一个时期。他同毛泽东以后10多年虽然没有见面,但他十分敬仰毛泽东。早在1930年前后,就多次写诗赞扬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湘南赤帜正纵横”“并世支那两列宁”“十万大军凭掌握,登坛旗鼓看毛郎”。1945年,国共重庆谈判时期,他积极拥护共产党的和平主张,当时他向毛泽东“赠诗”和“索诗”曾为一时的佳话。毛泽东的名篇《沁园春·雪》由此被人所知。
  19492月,在香港的柳亚子和其他民主党派及无党派民主人士应邀赴北平准备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筹备建立新中国。318日到达北平。此时他的身份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常委兼秘书长。325日晚,刚刚到达北平的毛泽东在颐和园益寿堂宴请柳亚子等人,柳亚子十分高兴,即席赋诗三首并录呈毛泽东,诗中热情地回顾同毛泽东20多年的友谊、歌颂毛泽东、讴歌中国革命的胜利。例如:“二十三年三握手,陵夷谷换到今兹。珠江粤海惊初见,巴县渝州别一时。延水鏖兵吾有泪,燕都定鼎汝休辞。推翻历史三千载,自铸雄奇瑰丽词。”可是时隔不久,在328日夜他又写了《七律·感事呈毛主席》:“开天辟地君真健,说项依刘我大难。夺席谈经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驩。头颅早悔平生贱,肝胆宁忘一寸丹!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并呈毛泽东。诗中连用了六个典故,我们虽然不知道他具体因何事而“感”,但从诗中流露的情绪可知,委婉地表达了事不随意的苦闷和退隐之意。毛泽东读诗后,很重视此事,他理解柳亚子的心境,立即派人妥善地安排他的生活问题,让他在420日暂时迁入颐和园居住。在百忙中毛泽东又于429日写成这首《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一诗。
  诗的前四句,是对二人之间友谊的回顾。诗人选取“饮茶”“索句”“读诗”三次极有意义的典型代表事件,巧妙地回应了柳亚子以前诗中的“三握手”“共品茶”。这不仅仅是“和诗”“和”得巧妙,乍读,完全是“诗友”之间的亲密交往。但细品,这背后则蕴含深刻的“政治潜台词”——第一次是国共合作使二人建立了友谊。第二次是抗战胜利后不久的国共谈判的关键时刻。柳亚子不仅积极支持、声援共产党的和谈主张,而且因柳亚子“索诗”,毛泽东赠诗,柳亚子将毛泽东的《沁园春·雪》公布于世,在重庆文化界和政界引起一场“地震”,让人们更加了解共产党和毛泽东。人们知道作为共产党的领袖的毛泽东不仅是个会打仗的大军统帅,还是个令人仰慕的浪漫主义大诗人。第三次即这次在北平再次读柳亚子的诗,已是今非昔比。前两次的友谊意义虽然各不相同,但总的可以说,他们之间不仅仅是个人之间的“朋友”或“诗友”,主要的是柳亚子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朋友,为中国的革命做了有益的工作。这层关系才是问题的关键,应该邀其共同参加建立新国家新政府。统一战线是我党取得革命胜利的“三大法宝”之一。革命战争年代是这样,现在仍然需要这样,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建设新的国家,这是我们共产党的真诚愿望和做事原则。因此,以上四句虽然表面是共叙友情,这种友情看似个人之间,其实是共产党人和民主人士之间的友情,并为后四句作铺垫。
  这首“和诗”的关键是后四句。这是一个老朋友对老朋友的真心规劝、开导和希望。同样,这背后代表的则是共产党人对民主人士的一种争取、团结的态度。诗的颈联,紧接首联、颔联表达的友情,以幽默、关爱、诙谐的口气,针对柳亚子诗中流露的情绪,说出一句极具哲理的话:“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其中“防肠断”是“断肠人在天涯”所化,含意深远。这是诗中少见的精彩议论,是诗中的“诗眼”,出语自然、幽默风趣,文浅而意深,富有理趣。似是对朋友的规劝,又似自言自语,讲自己的人生体验。这些多层意味,尽在其中。这不仅是针对柳亚子思想态度的婉转含蓄善意的提醒劝导,也是作为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毛泽东自己的人生体验和认识。
  诗中的最后两句,“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是对柳亚子诗中的“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的直接回应,从“和诗”本身艺术要求看,是天然的妙对!既充满了诗趣又十分含蓄、意深。柳亚子诗中是说自己想像东汉严子陵那样“退归林下”,而毛泽东沿用柳亚子诗中的典故,以“昆明湖”对应“子陵滩”,意在挽留柳亚子参政、议政,共建新中国。诗中“莫道”“观鱼”“池水浅”借用的比喻,极为准确,巧妙而又十分含蓄。这里有友好的规劝,也有对未来工作的暗示。
  毛泽东派人把这首诗送往颐和园益寿堂柳亚子住所。柳亚子游园归来,读罢这首和诗,心中非常感激。他在《次韵奉和毛主席惠诗》中,用“昆明湖水清如许,未必严光忆富江”两句诗,表示接受毛泽东的劝说。毛泽东为进一步做好柳亚子的工作,不遗余力。51日下午,毛泽东偕女儿李讷等到颐和园拜访,与柳亚子联步长廊、泛舟湖上。55日,即孙中山就职非常大总统纪念日(双五节),毛泽东又如约偕柳亚子去香山谒孙中山衣冠冢,并合影留念。毛泽东还接柳亚子夫妇到自己寓所共进午餐,朱德总司令和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作陪。毛泽东的真诚相待,使柳亚子深受感动。新中国成立后,柳亚子担任了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大常委等职。
  从平易见精深,是这首律诗在艺术上最大的特点。毛泽东很赞赏明代诗人杨继盛的主张:“遇事虚怀观一是,与人和气察群言。”他说:“我从年轻时候就喜欢这两句,并照此去做。”又说:“诗言志,椒山先生有此志,乃有此诗。这一点并无惊天动地之处,但从平易见精深。这样的诗,才是中国格律诗中的精品。”“从平易见精深”“是中国格律诗中的精品”,这是对杨继盛主张的赞赏,也是毛泽东的诗词主张,他的这首“和柳亚子”的诗,正是他的这种诗词主张的成功实践。如前面分析的,“和诗”巧妙回应柳亚子以前诗中的“三握手”,娓娓道来,没有华辞丽句,给人一种老友相见、共同回首往事的感觉,十分平易亲切。然后是诚恳规劝,两句哲理式的格言,如溪流入田、清风入肺;继而回扣到柳亚子的诗上。此诗被称为律诗中的精品,当之无愧!
  (摘自《党史文苑》2019年第7期,原题为《毛泽东〈七律·和柳亚子先生〉的“政治潜台词”》)

毛泽东研究网声明:本网站属非营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毛泽东研究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版权所有: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德雅路浏河村37号 邮编:410003
e-mail:mzdyjw@sina.com 湘ICP备19020649号-1
主管: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主办:湖南省毛泽东研究中心 总访问量: 位访问